白白ハク

全世界最好的ヒカアキ!🖤🤍
微博@楼麟舰上的白头乌
(会说很多棋魂相关废话的地方↑不介意的话请来找我玩!
twi=BlancetRenoir
和老婆的光亮产粮个站域名hikaaki.top
ヒカ碁相关杂食无雷。
抱图🉑,二改二传私印🚫
给点评论吧好心人🤲
通知和私信没关,repo什么的都可以艾特我!

今晚和老婆一起画了各种魔性的光亮animalisation🌿(虽然只有左边一排动物是我画的(到底为什么最后还混入了植物!!

下印前紧急塞入《花与刀》的片尾彩蛋漫画

(配合原文食用更佳

(开放式结局变成搞笑结局(怪我。

补档下消失那段时间给花与刀 画的封面。

啊啊啊对不起我前言撤回!!本来说不再代对岸光亮谷本的但是詠大又出了我无法错过的新本了🥹💕(好吧于是我问她授权转载了以下规格信息,如果有人想要可以顺便一起购买!具体运作方式戳这里看 (预购数量统计11/20止)

君と一緒に過ごす日々は、短編集

原作:棋靈王/棋魂

CP:光亮

封面繪圖:響

封面設計:張新御

刊物規格:A5直式右翻、平裝

內容收錄:〈進敵〉、〈ドキドキ〉、〈手背、手心〉、〈窗戶、窗簾、落櫻〉(未公開)、〈晨露〉、〈目光所在之處〉、〈彼此〉、〈冬日的貓貓曬太陽〉(未公開)、〈冬日的貓貓愛撒嬌〉(未公開)、〈冬日的貓貓愛曬太陽〉(12/14公開)、〈愛の遺書〉

共11則短篇故事,含3則未公開短篇,共4.7萬字。 

庆祝百俚子@半完成的天堂 的团子发卖潦草涂个特典明信片的图!!✨

(这光好努力在带货(虽然团子们看起来不是很愿意。  

画好了!我们家一号狐吸au《secret moon》的下弦月✨

(本来说这个画了做封面的但看了看觉得去年万圣画的那张也好可爱...很想用上...正好这本也页数过多,就和老婆商量干脆分上下弦月(accrescens和decrescens)两本了。

白河夜船⑩

我终于终于搞完奥运会了(关于hkg的bucket list -1

—————

八月初,北京的夏天進入最難熬的時候。宿舍和封閉的場館內都有空調,可一到外面熱氣便從地上蒸起來,模糊了遠處的景致。蔚藍的天空下沒有風,太陽像壞掉了一樣靜止著,樹蔭底下的地面都在發燙。

即使每天十根綠豆冰,倉田依然覺得自己像個蒸熟的包子。

「原來人的體質還分怕熱和不怕熱啊⋯⋯」

看到同宿舍的伊角安穩地穿著黑T恤、黑色長褲和黑運動鞋,一頓只吃一點點食物,不禁感慨。

「所以都是天生的吧。一定不是我吃太多的緣故。」

爲了方便除訓練外的平時對局,圍棋國家隊的宿舍都是雙人間。擂臺賽的1隊裡,除了他和伊角外,塔矢和進藤一間,社和參加單打的越智一間。

日本隊根據棋手的實力和個人特色編排了了三支參加擂臺賽的隊伍,共十五人,2隊和3隊在十六進八的時候很遺憾地淘汰,只剩下1隊一顆獨苗,而韓國和中國也是同樣的境地;還有一周就是半決賽,理所當然是日中韓及zhtb四強之間的決戰。除了不爽安太善又臨陣脫逃去參加單打之外,自己的心情一直非常好。

只是進藤最近是不是也太興奮了?

看天氣預報就知道今天熱得不行,不得不早起去把一天的吃的都準備好,去食堂的路上,路過一片草坪時,看見進藤正和一群外國人在打棒球。

「喂!進藤。」

「喲,倉田先生!」

「你怎麼在這裡啊?這麼說食堂已經有飯了嗎?都有什麽?」

「不知道,我還沒去。」光低頭看了一眼錶,「不過現在八點多,其實第一波早飯快沒了吧?」

「那你不去?」

「晨練前不太想吃東西。」光擦了把汗,脫了棒球手套,说着,撛起場邊短跑用的鞋,「一會兒會有田徑隊晨跑路過這邊,我跟著他們去食堂就好。」

天吶,進藤光,你這是要叛變參加鐵人三項了嗎。

說真的,八點多就這麽熱,圍棋這種室內項目分明就該參加冬奧會嘛。

想起當年為圍棋申請入奧寫計劃書的時候,楊海曾問過他對於項目和規則的意見。

可圍棋的規則這麽簡單,說到底就是黑白兩色,黑先白後,除了貼目、思考時間和讀秒這些數理上的規定,實在沒有什麼可調整的地方。參加各地舉行的國際賽時,也無非就是淘汰賽與團體賽規則的區別⋯⋯

下棋時,好像就是碰上一個對手,扁他,就完事了。

「——你說玩法要豐富?還要對世界各地無論會不會下棋的觀衆都具有觀賞性⋯⋯」還真觸及我倉田厚的知識盲區,「喔喔喔!我想到了!要不要加一個盲棋試試?一色棋也行吧,那個還挺好玩的。」

楊海掛斷了電話。

最終決定的項目是單打、雙打和擂臺賽,男女各自分開。一起提交的原本還有男女混雙和快棋相關的企劃,但出於資金原因,而且考慮到各國兩性棋手比例懸殊、實力不均,混合項目會導致競技性下降;快棋的講解和轉播難度又太高,所以沒能全部立項。

這次擂臺賽項目遞交的是農心杯規則的變體,改為每隊五個人,一個棋手輸了就換下一個,目算則為中國規則,贏下對手最後一人的隊伍獲勝。一週後的對手是中國隊,即將對陣的棋手們,棋風與弱點在過往的棋譜裡都有跡可循,除了趙石是個極大的變數——他近期國際賽的下法有了明顯的變化,尚無法很好地總結;聽伊角說他最近正和楊海一起開發圍棋人工智能來給中國隊訓練用,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看之前中國隊的陣型,似乎傾向於將趙石放在靠後的順位出場。於是決定由自己打頭陣,伊角和社依對手順序調整,再由塔矢和進藤收尾——他們一個穩扎穩打、一個詭變多端,總有一人能贏過趙石。

距半決賽的時間還有一周,若説這些天進藤多動的症狀還是科學能夠解釋的,塔矢身上發生的可能就是玄學的現象——

吃完早飯回到住處,路過一樓的練習室,看見他正坐在那裡打譜。

「喔?塔矢,你吃過早飯了嗎?」

「倉田先生。」亮看了一眼他從食堂撛回的大包小包,「還沒有,我不太餓。」

「這個,」倉田從袋子裡拿出一個圓圓的紙包,「超好吃的,你嘗嘗。」

亮猶豫了下,還是從口袋裡抽出紙巾,墊著沾了油的包裝接過來。

「是包子?」

「嗯,粉條豬肉餡的炸包子。好像叫『黃金在笑』之類的,大概是什麼招財的寓意?」

「啊啊,是『黃金開口笑』吧?」

看著亮雙手捧著金黃色的包子看了幾秒,小心地放到棋盤旁邊。

「謝謝您。」

突然有點後悔,心想你不打算趁熱吃的話還是還回來吧。

——不過塔矢剛才說的後三個字是什麼來著?

「你說『黃金』什麽『笑』?」

亮把手從棋笥裡收回來,抬起頭,「『黃金開口笑』,是一部中華料理題材的漫畫裡出現的一種食物。」他思考了一下,「可能做出這份料理的師傅也看過吧?」

什麼?漫畫?現在在跟誰説話來著?這是真的塔矢亮嗎?

「塔矢,為什麼會知道這種漫畫?」

「嗯?只是偶然看到的。」亮將雙手交握,開始回想:「說的是一個天才少年,從母親那裡學習了廚藝,在母親過世後繼承了她的刀,走上料理的修行之路的故事。」亮笑了一下,「和圍棋一樣,料理也是需要傳承的技藝呢⋯⋯」

不對勁,這個「塔矢」太不對勁了。既然大家都是棋士,唯一可以檢驗他是不是真貨的辦法就只有——

「等等,我們來下一局!」

拉開椅子坐下,拿起黑棋,右上星,左下小目,也不用想太多,憑第一反應隨便布了局。塔矢也看出他沒打算深思熟慮,二人下起了十秒一手的快棋,就這麼行至中盤。

「⋯⋯確實是塔矢名人的棋啊。」

「倉田先生?」

「沒什麽,我輸了!再見。」再不走綠豆冰就要化了。

其實從到了奧運村開始,塔矢就一直是這種狀態,很早就開始打譜,嚴格遵循隊伍的訓練計劃來對弈,中午也不知道吃沒吃東西,就這樣待到晚飯才離開,以至於那個窗邊靠近盆栽的位置從來沒有被別人佔到過。即使這和他一貫給人的印象並無出入,還是覺得什麼地方怪怪的。

真要說行為上有什麼不一樣,他看手機的次數好像變多了——難道塔矢名人不僅背地裡是個御宅族,還沉迷上網?觀察了兩天,似乎也不是。大部分時候,他只是每下完一兩局之後把屏幕打開,看一眼,然後關掉。

像是在等新消息,或者為了什麼私事看時間。

能是什麼事呢?

算了,和我又有什麼關係。

看了一眼窗外的日頭,倉田兩口咬掉正在融化的半根冰棒,重新坐回電腦前看起棋譜來。

在北京唯一的問題,就是氣溫實在太高了。

—————

躺在床上,裹著厚厚的被子,額頭上覆著一條濕毛巾,是進藤幾分鐘前剛放上去的。

早上醒來覺得渾身燥熱,又手腳發涼,翻了翻手帳,發現昨晚就吃不下飯,扁桃體有點痛,自己也沒有忘記記錄這樣的征兆。

降壓藥就放在抽屜,可是身邊沒有退燒藥,光碟也沒有帶過來,需要查閱的信息應該都在桌上的筆電裡。

以為房間裡還是只有自己一個人,額頭的鈍痛使他悶哼一聲,眼皮很重,微微支起身把睡覺時壓到的頭髮撥開,翻了個身想面對窗戶,卻覺得床這頭的光線怎麼比平時要暗。

睜開眼,看見的是剛才夢到的臉。

「醒了?」聽見他說。

沒有。一定是還沒醒。

「要不要喝水?」光又説。

眼睜睜看著進藤從窗邊的書桌前起身,走出了房間,脚步聲向著大門走,有打開冰箱的聲音,聽見他把什麼東西擱在了美式廚房的流理台上,倒了杯水,又踱了回來。

把水杯和一包奇怪的保鮮膜包著的東西放在床頭櫃上,「坐起來一下。」這麼説著,光把自己身下的枕頭斜著立起來,又加了另一個。

俯身湊近的時候,能聞到他襯衫上洗衣液的香味。

接過杯子,手指貼著冰冷的玻璃,抿一口,沁涼的液體滑過喉嚨。

已經近一個月沒有同進藤説過話了——也不是完全沒有對話,比賽和訓練時的談話是不可避免的,但似乎又沒有真正的交流,對於那件事,對於⋯⋯「房間裡的大象」。

七月十一日,在棋會所約的那次棋,是關係的破冰點,又同時是這次冷戰的引線。

戳这里前往🅿️回收遗失的文字 

他透過眼前的絕境,望向的竟是場邊的另一個身影。

來到場邊,在人群中看到秀英有些焦急地擠上前,在十步遠的地方用眼神向他示意自己不需要安慰。

「你發揮得很好。」

塔矢行洋對他說道。

腳步頓了一下,沒有回答,高永夏只是徑直離開。

—————

更衣室外空曠的通道裡,腳步聲在高高的拱頂之下迴響,日光的亮度在遙遠的盡頭形成一道未知的白。

在他即將去往的目的地的方向,有一個身影在等著他。

「真高興這個時刻,你能和我在一起。」

聽見自己的聲音,光朝著這裡轉身,身後的光線勾勒出髮絲和臉頰的輪廓。

「啊啊,其實我們⋯⋯已經分開了好久。」

回頭向自己抬眼,他面上是溫柔的笑。

「不過你丟了許多東西,我找到了,謝謝⋯⋯讓我能在今天這個日子,把它還給你。」

從光手中接過的,是一本極為熟悉的綠色緞面手帳。

「我去了你去過的地方,問了很多人,裡面有我能記得的關於我們的所有⋯⋯雖然還是不完整,我語文不好,不會像你一樣寫豎排的字,也不會用那種筆,你知道我字很醜⋯⋯」

打開看到的是有些潦草的走珠筆字跡,從右翻開的紙頁,上書的字卻是從左至右讀的順序,看起來很不協調,可光是看著這些質樸的話語,喜悅、驚訝、前所未有的滿足和某種像是劫後餘生的感動就接連從胸口騰起,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我知道⋯⋯」

那塊自己堅信著必定存在卻從未找到過的拼圖終於填補了這個長久的空缺,卻驚訝地發現自己似乎已經習慣於等待,連眼淚都只是輕輕順著臉頰滑下。

「我就知道之前一定發生了什麽,一定不是我想得太多⋯⋯」

面對他時無法抑制的心跳、莫名的傷感,熟悉卻無從尋找的那個雨夜的幻象,一切都不該是個巧合。

「這些話,其實在去年你的生日那天,我就想要告訴你。只是我一直想要最好的時機,因而一再錯過,直到有些事發生了,就無法再回去。」

他深吸一口氣,那雙執著的眼中跳動著水光。

「我喜歡你,塔矢。不是在說對手或朋友的感情,是說想要和你共度一生的那種喜歡。已經很久,太久⋯⋯」

胸腔裡有一股熱泉般的衝動,眼裡似乎有淚水將要奪眶而出,又好像只是因為太想要記住每一個字而變得酸澀。

「進藤⋯⋯」

「所以我想要給你這個。」

看見光從左胸的口袋裡取出什麽金屬的東西。是一條項鏈,中央挂著一個白色的環,盛滿淡金色的陽光。

「和我手上的戒指是一對⋯⋯」溫熱的呼吸輕輕吹起臉頰旁邊的髮絲。光凑近一些,雙手繞過他的脖子,將微涼的細鏈釦好,將那枚被打磨成弧邊的外方內圓的指環握在手心,讓它輕輕滑進他襯衫的領子裡。

「我想要它在你身上,塔矢。可以給我這個機會嗎?」

想要說出答應的話,卻有太多的詞句哽咽在喉嚨裡,只能不停點頭,發出抽泣的鼻音。溫熱的液體浸濕了掌心,沿著手腕流下。

「我願意,進藤,我願意⋯⋯」

他説過那枚黑色的尾戒是為了將這個位置留給最重要的人。當時近乎妄想地期待過他說的就是自己,這份埋藏在心底的許願,竟然得到了回應。只是,事情最初不該是這樣的,還有有太多無法解釋的空白⋯⋯

「這不是第一次,對嗎?我是不是⋯⋯拒絕過你?」

光怔了一下,手依然貼在他的肩膀兩側。淚水從他泛紅的眼中滑過臉頰,嘴角卻帶著笑。

「是啊,你還蠻絕情的。所以我對你的下一件請求,你也不能拒絕⋯⋯這是代價。」

擡起眼時,身體被緊緊抱住,手帳硬質的封面硌著胸腔。光的手抓住他後背上的襯衫,聲音在耳邊哽咽。

「對不起,亮⋯⋯再試一次,讓我們再試一次,好嗎?我有想帶你去的地方,想和你一起做的事,我——」

「進藤!」

突然有中氣十足的聲音從通道一側的盡頭傳來,像是雷鳴從天而降,迴蕩起高分貝的響聲。

「喂!在這裡幹嘛!怎麼每次都要找你半天。」

「呀啊啊,倉田先生?!」正在擁抱的兩人立刻分開,只是手還牽在一起。

「你快上臺去!頒獎典禮要開始了。」

「啊,是——」光在背後捏了捏他的手,剛準備向前走,又忽然反應過來,「欸,不對,可爲什麽是我?」

「你上去就是啦!是金牌,最高的那個。主辦方也不知道怎麼想的,那種大小的領獎台根本就不是給團體賽用的嘛,勉強站一個人就沒地方了。現在伊角他太激動,社想去安慰他,結果兩個人一起在更衣室抱頭痛哭,待會還要合照,這樣的話日本隊的形象也太不好⋯⋯」

「呃,好,我馬上就去!」光回頭看著他,輕聲說:「塔矢,那就,再等我一下⋯⋯」

「嗯,嗯。你快去。」

和倉田先生一起站在場邊,體育場中央的比賽區域已經清空,取而代之的是由木板搭建的領獎臺,目之所及是星辰般的燈與黑夜似的人海,身後的觀眾席上有人把花束和玩偶往場上扔。

攝影記者圍住領獎台,定格下這個瞬間。隨著國歌奏響,幾千雙眼睛注視著三國的旗幟升起。樂聲收束,光高舉起獎牌和獎杯,向空中揮手致意。四面八方的光束照在他身上。

人群在歡呼,場館內的廣播是洪亮的解說,在一切沸騰到有些嘈雜的聲音裡,他只想看著正中央的那一個人。

此時,那裡是世界的焦點;一直以來,那裡都是自己視線唯一的終點。

無論何時,看著他,都能激起自己無盡的熱情。

「嗚嗚⋯⋯好感人。」

身邊傳來倉田先生的哽咽。

「日本居然真的⋯⋯贏了,只是這下沒法說是我想出的最終戰策略⋯⋯安太善那傢伙,單打冠軍的領獎台怎麼能比團體賽還要大一倍呢!嗚嗚嗚嗚嗚。」

——這份心意是那麼地明顯,它明明就在那裡,甚至連外人都可以觀測到,卻一度讓自己無法直面。

身邊觸動的氛圍成為了這份心情最好的掩飾,任由淚水模糊了視野。

眼看著獲獎感言的採訪要開始,記者們端著長槍短砲環繞上前,這時,看見光忽地從領獎台頂端跳下,迎著自己的視線跑來,身後跟著一群負重勞動的攝影師。

「啊!進藤?!」

他衝到身邊,將獎杯塞過來,又摘下金牌掛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是我!都是我幹的!」倉田在身側不遠處對著媒體興奮地大喊,記者們見狀,便將麥克風都朝向了他,「塔矢是我們這次的大功臣!這都是因為我發現了進藤和塔矢的相互作用力⋯⋯」

手掌大的金鑲玉圓盤貼著襯衫下微涼的戒指,耳邊能聽見兩個人的心跳。炫目的閃光燈與雷動的掌聲和歡呼聲裡,光摟著他的肩膀低下頭,偷偷将一个形状熟悉的东西塞进他空着的左手里扣緊。

聽見他在自己耳邊輕聲說:

「我帶你去看虎鯨。」

  

tbc.

1.Go Ratings,世界職業圍棋等級分排行系統。

2.形似獅子和犬的日本的幻想生物,通常置於神社和寺院入口的兩側,功能和含義近似看門的獅子像。通常無角的造型被稱為「獅子」,有角的造型則稱為「狛犬」,二者又被統稱為「狛犬」。

3.中國規則(或任何基於中國規則的數子法)所特有的現象,粘劫的情況下,若白收到最后一个单官,逼迫黑弃权一手,再粘劫收后,则盘面八目时,点目黑胜半目;而此时白177子,数子白胜四分之一子。

棋魂蓝光BOX小畑健访谈翻译


翻译了蓝光小册子里对畑健的访谈,因为似乎网上并🈚中文流传!手敲的日语原文贴在中文之后了~(译者本人很想吐槽有的发言十分不“官方”十分嗑学但那真的都是畑健的原话🌿我完全直译的,请大家欣赏:)

↓↓↓↓↓

  

小畑健 为了纪念tv放送十周年后的《棋魂》Blu-ray BOX的发售而接受了采访!

  

Q and A

  

——真是《棋魂》期待已久的Blu-ray化呢。请谈谈现在的感想。

在大画面上更能欣赏作品的美丽,我十分感激。

因为根据每章的情节来制作蓝光的分卷,所以很容易看懂,也让人再次意识到“随着卷数的增多,阿光真是成长了啊”。以及蓝光包装盒的外观很漂亮,解说小册子也很有趣。

  

——如果有对TV动画放送时期的回忆(反响、心路历程之类的),想请您谈一谈。

加入了动画这个表达媒介特有的“动”与“声”,我心中所见的阿光的世界也跟着扩大了。

动画里一直很引人注目的是OP和ED,当时给我的感觉就是把围棋描绘得非常生动,让人看了完全不会觉得枯燥,OP很吸引人,我想就算是不懂围棋的人对动画的接受度也会很高。

  

——有什么看了动画之后才第一次发现的角色的魅力点吗?

光、佐为和亮,所有人的声音都很贴合、很令人着迷,我也因此更深刻地理解了角色。在阿光的成长过程中,饰演主角的川上伦子老师的演绎也相应发生了变化,表现得非常出色;千叶老师的演绎使佐为呈现出了中性的感觉,更增添了他的色气和俏皮。小林老师也完美地表现了亮的热情和冷静。

我确信这是漫画读者们也会满意的声音出演,是洋溢着幸福的作品。

  

——当时决定要将作品动画化的时候,您是怎样的心情呢?

因为(应该)是公开放送的第一部围棋动画所以非常高兴。与此同时,我也有担心围棋的题材会不会给人以枯燥的印象。但是后来看了动画之后我自己也十分享受,制作水准也很高,觉得动画化能成为之后涌现的围棋热的契机,真是太好了。

这也多亏了吉原由香里老师的“GOGO围棋”啊!

  

——请说说动画正篇中您最喜欢的场景和故事。

①第四十八集和第四十九集里,佐为和塔矢名人的那一局。

因为自己当时也是抱着“想让佐为尽可能地下棋”的心情画的,有这样的因素,而且很有紧张感的对局,很值得一看。

②第五十五局和第五十六局中,「sai vs toya koyo」的那局网棋。从佐为向后一振袖子坐下那里开始,真的很燃。

高手之间的对决,就像看到了真正的对局在眼前展开一样,实在太印象深刻了。

  

——看了动画的画面之后,有受到什么影响吗?

与其说是影响,不如说是感到自己的画被从客观的视角观看了吧?“啊,原来我的画在他人看来是这样的啊”,有这种感觉。

作画时角色经常带有圆润的线条,这方面我也进行了参考。

  

——距离动画播放结束已经十年过去了。如果动画一直持续下去的话,阿光他们也一定会进一步成长吧。如果要为十年后的角色进行设定,请问您最想画哪个角色呢?

果然还是想画光和亮吧。

阿光大概变得挺拔了一点,亮会不会也把头发留得更长了呢⋯⋯就这么擅自想象了一下。

  

——最后请您给全国的棋迷留个言吧。

虽然是10年前的作品了,但如今看来也完全没有褪色,是一部老少皆宜的动画。

就像围棋从古至今都一直是被人们喜爱的竞技一样,我衷心希望《棋魂》也能成为长久被大家喜爱的作品。

  

小畑健 放送から10年を迎えた「ヒカルの碁」Blu-ray BOXの発売を記念してインタビューをさせて頂きました!

  

Q and A

  

——『ヒカルの碁』が待望のBlu-ray化となりました。今の感想をお願いします。

大画面で更に美しく見ることができて菅外宮です。

各章ごとにBOX化されているので見やすくわかりやすいですし、“BOXの数だけヒカルが成長したんだな”とあらためて思います。BOXアートもキレイで解説ブックレットも楽しいです。

  

——アニメを放映している時の思い出(反響、苦労話)があったら教えてください。

アニメならではの“動き”と“声”が入ることで自分の中のヒカルの世界が広がりました。

いつもアニメで注目するのがオープニングとエンディングなのですが、囲碁が地味に見えないくらいダイナミックに描かれていれて、囲碁を知らない人でもこのオープニングならつかみはOKだなと思った記憶があります。

  

——アニメを見て初めて気づいたキャラの魅力はありましたか?

ヒカル・佐為・アキラ、全てのキャラの声がピタリとハマっていて、おかげでキャラクターを深く理解できたと思います。ヒカルの成長に合わせて主役の川上とも子さんの演技も変化していく様が見事でしたし、千葉さんの声で中性的な佐為が更に色気とお茶目さを増えしてました。アキラの情熱とクールさも小林さんは見事に表現してくれました。

マンガ読者も絶対満足いくキャスティングだと確信しました。とても幸せな作品だと思います。

  

——当時、アニメ化が決定した時は、どのようなお気持ちでしたか?

民放初の(おそらく)囲碁アニメということでとても嬉しかったです。と同時にやはり地味な囲碁なので不安でもありました。ただアニメは自分で見ても楽しめましたし、クオリティも高かったのでその後の囲碁ブームのきっかけにもなって本当によかったです。

吉原由香里さんの「GOGO囲碁」のおかげでもあります!

  

——アニメ本編で先生のお気に入りシーンやストーリーを教えてください。

①第四十八局、第四十九局の佐為と塔矢名人の一局。

自分でもおもう存分佐為に打たせてあげたいと思いながら描いていたのもあり、緊張感ある対局は見応えがありました。

②第五十五局、第五十六局「sai vs toya koyo」のネット碁。佐為の袖を振るシーンから燃えます。

達人同士の対局は本物の対局を見ているかのように心に残りました。

  

——アニメの画を見て、何が影響されたことはありましたか?

影響というよりは自分の絵はこんな感じなのかと、客観的に見れた気がします。

キャラの丸味を帯びたラインをうまくとり入れてもらえて、こちらも参考にさせてもらいました。

  

——アニメの放送終了から10年が経過しました。アニメが続いていればヒカルたちはさらに成長しているわけですが、10年後の設定でキャラクターを描くとしたらどのキャラクターを描きたいですか?

やはりヒカルとアキラは描いてみたいです。

ヒカルは少しだけたくましくなっていたり、アキラはさらに髪を伸ばしているのでは⋯とか勝手に想像はしていました。

  

——全国の『ヒカルの碁』ファンにメッセージをお願いいたします。

10年前の作品ですが、今観ても色あせない年齢を問わず楽しめるアニメです。

囲碁も遠い昔から現代まで長い間親しまれている競技であるように、『ヒカルの碁』も長く皆さんに愛される作品であってほしいと思います。

万圣大喜之老婆给secret moon那对狐吸画了饭,感动哭哭🥲🥲好想一起印本里!!(放哪?

给secret moon那对狐吸画了亚克力用谷柄!提前万圣快乐🎃